• 首頁 > > 正文

    金雙雙:想和恐龍談戀愛

    恐龍之吻設計者金雙雙

    二連浩特市的市門恐龍之吻

    金雙雙,旅法華人,中國雕塑界知名人物。因為恐龍,他與二連浩特結緣;又因為二連浩特市的市門——恐龍之吻及世界最大恐龍雕塑群,他名噪一時。即便如此,他忌諱別人稱他雕塑家,而是以雕塑工作者自居。他說,業界只要知道他還在玩兒就行,其他都是浮云。玩了大半輩子的他,57歲那年,婚姻定格在了二連浩特。一瓶可樂,一支香煙,金雙雙開始了他自稱為第一次的專訪。

    恐龍之吻

    沿著208國道,從呼和浩特方向進入二連浩特,必然經過二連浩特市的市門。經過市門者,必然會被市門——恐龍之吻及世界上最大的恐龍雕塑群吸引,也必然駐足欣賞。

    親吻著的兩只恐龍雕塑,橫跨在距離二連浩特市區6公里處的國道上,兩只恐龍站在80米寬的公路兩側,長長的龍頸相對伸出,略有些夸張的頭部在22米高的公路上空接吻,整體形成一座巨大的門。在恐龍之吻雕塑兩側,形態各異鐵板制作的小恐龍組成的恐龍市門景觀大道北起南環加油站,南至恐龍之吻市門,長約5公里。游人看來,這48只小恐龍再現的是遠古時期恐龍在漫漫遷徙旅途中奔跑、散步時的情景。

    卡爾維諾在《看不見的城市》里說:“標志形成一種語言,但那不是你們自以為了解的語言。”

    的確如此,恐龍之吻是金雙雙的得意之作,在他眼里,這兩只恐龍是有性別的。站在道路東側的是雌龍,西側是雄龍。接吻的浪漫莫過于舌吻,雌龍的舌頭貼在雄龍舌頭之上,表示兩者感情的發起者是前者。他的這一說法,著實氣壞了當時負責發掘恐龍的中國科學院古脊椎與古人類研究所古生動物學家徐星,說他破壞了恐龍發掘的嚴肅性。金雙雙不管這一套,他認為,世上之事物,消失的是軀干,不滅的是情感。

    新時代背景下,這一雕塑自然承載著更為現實和深刻的意義。二連浩特市的市門——恐龍之吻,寓意著從遠古走向未來之門,二連浩特為恐龍化石發掘地,也意味著從本土走向世界之門,二連浩特將成為全中國連接俄、蒙、歐亞大陸的必經之途。

    初到二連

    二連浩特市的市門落成于2006年。這一年,距金雙雙初識二連浩特和二連浩特恐龍化石已有2年。

    出生在南京的金雙雙先就讀于中央美院,1982年前往法國巴黎求學,1988年后定居里昂。金雙雙的二連浩特之旅,開始于2004年春夏之交。一到二連浩特,一場沙塵暴給他來了個下馬威??耧L卷著黃沙,瞬間形成一堵墻。隨行的人都紛紛躲避,只有金雙雙迎著風沙走了過去。事后他說,那一刻,沉悶的風吼中,他聽到了恐龍的聲音。于是,一頂帳篷扎在了當時剛剛開始發掘的恐龍墓地。一瓶可樂,一支香煙,深夜,一個人,金雙雙似乎想感知6500萬年前那些龐然大物的氣息。

    當時的恐龍墓地,還比較蠻荒,完全沒有現在地質公園這樣的情景。這些原生態的恐龍化石,那一夜,打開了金雙雙多年未曾開啟的一扇心門。他覺得,自己肯定會與恐龍發生點什么。果不其然,他和朋友回到呼和浩特不久,就接到了二連浩特方面的邀請,想請他參與二連浩特打造恐龍之鄉的規劃和設計。第一批恐龍雕塑設計,市門不在其中,而是恐龍廣場的12只恐龍。這批設計是指定命題,有現成的材料,他用兩個晚上就手繪了12只恐龍雕塑的模樣和在恐龍廣場的擺設。

    這些不是金雙雙想要的,他想玩兒個大的。正好這個時候,二連浩特市的市門設計也提上了日程,金雙雙的想法與二連浩特市的市門設計和規劃不謀而合。

    從此,金雙雙與恐龍那點兒事兒,一發不可收拾。                     

    149只恐龍

    走在二連浩特市大街上,到處可以見到與恐龍有關的風景。二連浩特市的市門,被稱作恐龍之吻,二連浩特最繁華的街道被命名為恐龍大街,最大的廣場叫做恐龍廣場,最大的公園叫做恐龍地質公園。二連浩特這個邊城,到底有多少以恐龍為原型創作的大型作品坐落其中,恐怕沒有人能給出準確答案。

    金雙雙對恐龍是比較癡迷的,他能掰著手指頭數出由他設計的149只恐龍雕塑。已過花甲之年的金雙雙設計過不少雕塑,大多已經不記得了。按照他的話說,有些作品,僅僅是作品。二連浩特的恐龍雕塑,他是真正用了心,動了情的。

    初來二連浩特的金雙雙,其實是孤獨的。旅法多年,行為方式,邏輯思維,都與當地有著不小的距離。與其孤獨,不如孤獨得再深刻一點。于是,他一頭扎進了恐龍墓地,與恐龍化石和黃土為伴。用他的話說,自己經常在夜間,能聽到恐龍從地下發出“嗚嗚”的聲音。尤其是半夜3點,他經常起來,一個人或蹲或站在恐龍墓地上,嘴里念念有詞,說是在與恐龍對話??铸堈f,他們想出來。金雙雙阻止了恐龍的行為:“你們別出來了,出來人類就沒有了。”

    癲癡的狀態,成就了金雙雙,使得他與恐龍達到了一種人龍合一的境界。這一狀態直接的結果,就是創作出了恐龍之吻以及兩側的恐龍雕塑群。

    金雙雙賦予了恐龍人的情感。金雙雙認為,人類表達感情最真最深的動作,莫過于接吻。他提倡女生追男生,于是就有了恐龍之吻中雌龍舌貼雄龍那一幕。市門兩側的恐龍群雕也是有講究的:道路東側的恐龍形態,沒有成雙成對的,都是孤獨地向二連浩特方向奔跑;從二連浩特方向出來的恐龍,大多已經成雙成對,有的還攜子帶女;有的表現為3只龍在掐架,金雙雙說,那是在搞三角戀。

    在金雙雙最癡狂的時候,他想好好和恐龍談場戀愛。他設計的149只恐龍雕塑,都是他戀愛的對象。

    邊城姻緣

    金雙雙是一個漂泊了大半輩子的藝人,一直以為自己會孤單地走完一生。多情的二連浩特,有位蒙古族女子收留了他漂泊的心。說起這段姻緣,得從西紅柿炒雞蛋講起。金雙雙剛來二連浩特那幾年,總在外面飯館吃飯。有一個飯館的女老板很熱情,也很會照顧人,得知金雙雙是南方人,吃不慣北方的飯菜,專門還學做了幾道南方菜。南方菜做的一般,可這家飯店的西紅柿炒雞蛋很對金雙雙的胃口。這個飯館,他整整光顧了3年。就這樣,在他57歲那年,這家飯店的女老板成了他的妻子。

    眼下60多歲的金雙雙,有了妻子便有了牽掛,經常往返于北京和二連浩特之間?,F在,他準備把妻子從二連浩特接到北京,結束兩地生活的不便。

    金雙雙說,即便定居在北京,他還是會經?;囟B浩特看看的。因為這座邊城,使他收獲了恐龍,收獲了婚姻,這里是他一生不能忘卻的地方。

    [責任編輯:叢龍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