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 正文

    京東CEO劉強東:新經濟可以激活市場創新

    新浪科技訊 12月12日上午消息,2013央視財經論壇"制度創新的力量激活"昨日在京舉辦。

    經濟學泰斗、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吳敬璉,京東集團創始人兼CEO劉強東,原招商銀行行長馬蔚華,以及中歐工商管理學院院長朱曉明,經濟學與金融學教授許斌等嘉賓同臺,共同談論市場化導向的改革將給中國經濟發展帶來的推動作用。

    京東集團創始人兼CEO劉強東認為,新經濟的力量可以激活市場制度的創新,以電子商務為代表的新經濟,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向前發展,并帶動傳統經濟不斷創新,完成一個市場化的過程,從而更好地貢獻于全社會的進步。

    在探討企業家面臨的諸多困擾時,劉強東呼吁稅收公平,并表示"我創業十幾年以來,始終堅持'三不':不偷稅漏稅,不賣假貨,不找'靠山'。這個原則京東將一直堅持下去。

    十八屆三中全會中用大量篇幅論述了如何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吳敬璉認為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氣和智慧來推進改革。"我希望,讓改革真正變成人民的福祉。"劉強東表示。

    以下為發言實錄:

    主持人陳偉鴻:思想的光芒有時候有著特殊的力量,尤其在經濟社會前行和創新的過程中,這是吳老的觀點,非常巧合,我看到兩位嘉賓有一些相同的認知, 就是你們跟市場的力量都特別看好,我們的院長跟馬院長,市場力量可以激活金融制度的創新,也可以激活科技制度的創新,請二位解釋一下,包括你們為什么寫這 樣兩個字,跟三中全會當中哪一個精神,主旨相吻合的?

    劉強東:這一次三中全會的決定有一個非常鮮明的提法,就是要發揮市場在配置資源中的決定性作用。這個和過去的基礎性作用還是不同的。

    主持人陳偉鴻:你感受到這種不同嗎?

    劉強東:市場中的提法,還有文件中提到的有60項改革的力度,還是和市場這樣一個改革的目標相一致的。金融就應該說在市場經濟中有一種特定的地 位,比如說一般的商品它會影響本身的供求關系,金融銀行利率,不僅影響銀行信貸本身。而且對其他的商品,生產要素起到間接的作用,而且金融還有突破性。它 是一個國民經濟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生產要素。所以,用市場力量決定金融價值,有利推動市場經濟提出改革進一步深化。

    主持人陳偉鴻:您特別喜歡用重疊的形容詞,都是非常非常的重要,44年前,阿姆斯特朗登月的時候說了一句話,他沒有用“非?!?,他說這是社會的一小步,卻是發展的一大步。劉強東您覺得力量多大?

    你上過吳老的課嗎?

    劉強東:依然是激情澎湃。

    主持人陳偉鴻:他說其他話題的時候是不是就不太激情澎湃。

    劉強東:說到改革之后,那個時候心情沉重,我今天看吳老的狀態非常好。

    主持人陳偉鴻:其實吳老的這份沉重,也讓我們在課堂上聽課的同學感到了沉重,或者是一份發自內心的動力,是什么樣的心情?

    劉強東:我個人沒有沉重,覺得吳老是中國改革的良心。

    主持人陳偉鴻:越來越多的改革推動者,改革稱為時代當中的主旋律,你剛才提到改革兩個關鍵詞,我注意到前面一個關鍵詞跟您所在的行業有關,新經濟,因為京東顯然是新經濟的代表,那新經濟力量可以激活什么樣的自主創新嗎?

    劉強東:在《決定》看到這樣一句話,經濟體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核心問題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

    主持人陳偉鴻:一看您就是一個好學生,特別認真把答案,一字一句,生怕漏掉每一個字。

    劉強東:對。從我座位一個創業者來說,我覺得至少這段話,我也能看到這段話,我覺得很多事情還是可以做。

    第一,還是把經濟體制改革放在改革的位置重點。

    第二,再次確認或者承認市場在經濟發展過程中的決定作用,或者是基礎性作用。我個人認為,所有的經濟體制改革,如果是決定市場作用,所有的改革都一定是一個大問題。

    京東商城確實新的經濟,今天的改革跟過去改革有很大不同,過去第一次改革大家都是一窮二白,沒有什么利益。但是今天社會上行程錯綜復雜的利益格局和利益關系。有一個決議,我覺得只要能夠保持絕對市場化,就能夠為國家市場制度做一點貢獻,那就是新經濟。

    可以通過新經濟這種不斷的發展,變化也好,改革也好,從而經歷一個市場的過程。

    主持人陳偉鴻:是不是按照你的思路推進下來,改革完了以后都剩下新經濟,舊經濟都被你們驅趕出界。

    劉強東:改革之后的經濟都應該新經濟。

    主持人陳偉鴻:你身邊的馬蔚華是新經濟還是舊經濟。

    劉強東:馬行長如果改革了以后就變成新經濟了。

    主持人陳偉鴻:新經濟的觸角是越伸越遠,本來京東我們賣一點電器就行了,現在人家也做金融了,以后還可以開一個京東銀行都說不定。

    劉強東:對。

    主持人陳偉鴻:這就是改革嗎?

    劉強東:有改革的力量,有市場力量。因為主要有需求,包括他,包括我們現在這些第三方支付,還有這些碎片的小的理財,小額信貸,這些正式傳統經濟對弱勢群體的忽視,而這些領域他們有需求,那么新經濟,特別是這些互聯網的金融,他的特點可能服務,更大的支持。

    主持人陳偉鴻:可能更敏感一些。

    劉強東:對。

    主持人陳偉鴻:其實不僅是您,我知道很多的企業家都渴望在現實生活中現存的制度多多少少有一些變革,因為他們確實在舊的制度層面當中,可能發展 遇到了不少的阻力。我們聽到過這樣或者是那樣的抱怨,所以會有很多人愿意跟吳老師同樣的觀點就是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條,因為在他們的發展環境中,他們看到了 各種各樣的制約,我們把這些制約提煉了一下,會出現在大屏幕上,各位來看一看,哪一條會讓你有同感,讓你想起了自己的從前或現代。在阻力中包括了政府權力 多大、政府臃腫造成了納稅人負擔過重,還有行政審批過多,還有缺乏對中小企業創業者真正的支持,還有政府將本該承擔的責任轉嫁給了企業,政府權力過大、部 分官員尋租腐敗、法制環境不理想,我們至少列出了六種企業家群體中常常聽到的聲音。劉總是企業家,您會不會聽到您身邊的企業家也有這樣的抱怨?

    劉強東:其實大家都差不多的。

    主持人陳偉鴻:哪一條可能是被更多人來關注的?

    劉強東:從我們行業來講行政審批過多是提得最多的一個。

    主持人陳偉鴻:你們會提到什么呢?

    劉強東:我每天花在法人代表簽字時間至少是15分鐘到20分鐘。因為京東有自己的物流、全國性的已經開了1700多個站點,按照現在的《公司 法》的各種規定,我們必須要申請工商執照等一大堆的執照,每個都要法人代表簽字,因為我是經銷商的法人代表,所以我每天簽字的時間比跟人交流的時間要多。 我們所有的證加起來到今年9月份的時候拉了四金杯車了。

    主持人陳偉鴻:謝謝。很多企業家也在三中全會中努力地尋找現有難題的思路和辦法。所以我們也找到了一些企業家聽到了他們的心聲,我們看看他們最 渴望得到的一些解決辦法到底是什么。包括了財稅制度改革,包括了打破對民營企業的壁壘、房地產改革,扶持戰略性新興產業,國有企業改革,進一步對外資開 放。五位嘉賓你們自己對哪一條特別有感觸?這些都是企業家非常關心的一些經濟改革的舉措。劉總正在認真地尋找,你也可以補充說這些其實對現在的發展階段來 說可能都不是最關心的,你也可以提出你所關心的改革方向的舉措。

    劉強東:我關心的也是第二點,打破民營企業的各種壁壘。我覺得審批制度本身有一個很強的點,大家看國企審批或者說很多人是地方政府的企業,審批 的過程中有天然的優勢,基本上就可以通過。但民營企業基本上是不能通過的,即使是沒有國家明確的法律法規要求,但實際上在審批的過程中民營企業還是有困難 的。

    主持人陳偉鴻:在你企業發展的過程中什么樣的壁壘給你的打擊特別大?

    劉強東:京東也可以說在這個行業里有新的產品在推進,推進的過程中還是很難的,我們的產品從設計到推出來可能有3個月,可是申請證照的時候可能要花一年多。

    主持人陳偉鴻:在大家關注改革的時候,一方面我們會被這些改革的舉措和改革未來所吸引,所震撼,但是與此同時,我們也對未來有過一些擔心,如果 拿5年做一個時間段,我想問問企業家,在未來五年當中,你最擔心的企業發展,這個領域當中是什么問題會讓你特別擔心?我想先問問劉強東先生,如果您展望一 下未來企業五年,您很擔心出現什么問題?哪方面出問題?

    劉強東:最擔心還是政策不穩定性,不斷的變化。

    主持人陳偉鴻:你這是有根據的一種擔心呢?還是無根據的一種猜測呢?

    劉強東:根據決定的理解,算是無根據的猜測。

    主持人陳偉鴻:您怎么突然間擔心這個事情,不擔心別的事情,政策對于企業的發展來說,在你自身而言,有多大的作用?

    劉強東:剛才我們爭論了半天了,中小企業的扶持問題,很多人理解中小企業的扶持是不是對中小企業減一點稅,不是。因為京東上也是從中小企業發展 起來,中小企業給政府的獎勵基金嗎?扶持基金嗎?不是。我一直堅定認為,所有的中小企業,最需要的是把另外五個問題解決了,另外五個問題解決了,中小企業 所有問題都解決了。

    主持人陳偉鴻:劉強東有沒有聽出他們兩個人有矛盾或者沒有矛盾。

    劉強東:我覺得兩個人說兩件事情,而且在我個人認為,同行業競爭激烈和稅收過熱,其實不應該是企業家擔心的,如果每個企業納稅的稅率一樣的,就 是大家成本是一樣的,還是過度競爭?,F在最大問題是稅務不公平,有些人要全國納稅,能夠逃稅賺很多錢。政府說我不能降稅率,說稅率一降政府沒有錢了,如果 讓每個企業稅都收下來,稅有很大的下降空間。

    行業競爭越激烈,說明了行業市場化程度高,說明行業才能真正地發揮你的聰明才智,發揮企業家作用的一個行業,沒有競爭行業企業家的作用就沒有了。

    主持人陳偉鴻:除了有這樣的企業家精神,你覺得在發展中需要依靠什么?

    劉強東:不需要。

    主持人陳偉鴻:這么斬釘截鐵?

    劉強東:也可能是因為運氣比較好,因為京東商城的行業是高度市場化的行業,所以這個行業中我們絕對不需要靠山,其他行業我不能保證。

    主持人陳偉鴻:如果別人有靠山你會羨慕嫉妒恨或者是什么心態?

    劉強東:恭喜他們。

    主持人陳偉鴻:我特別不適應一瞬間。

    馬蔚華:長了就適應了。

    劉強東:這是長痛和短痛的問題。短期可能會導致問題,但長期來講一定是大幅度減少中小企業的各種負擔。更加有利于優秀的中小企業迅速地突出出來,也能夠保護有價值投資的一部分的股民的利益。

    主持人陳偉鴻:這是我們希望在改革道路上看到一個又一個新的典范,在三中全會的決議當中,其實還有一個改革,就是對政績評價觀的改革,在《決 議》當中看到,不再單純以經濟增長速度評價政績,這個改革對未來中國宏觀經濟的發展有一個很大的引領,所以在這期節目結束之前,還想問的最后一個問題是, 如果從現在開始,我們要改革以往的政績觀,我們不再單純地經濟增長指標來座位衡量的話,那么我們應該用什么來衡量政績?大家可以從自己的角度來出發。

    劉強東:我覺得應該以消費占國民經濟的比重來衡量,只有消費比重迅猛上升,才能表明老百姓的生活得到改善,才能表明我們的改革真正表現出對民眾的一種扶植。(揚子)

    [責任編輯: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