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 正文

    錫盟:兩家羊群混一起 牧民花4萬做DNA鑒定

      內蒙古一牧民稱自家46只母羊跑到鄰居家羊群中無法辨認,花費4萬元請西安專家為羊做基因鑒定。

      眼睜睜地看著自家的46只母羊混在鄰居羊群中,卻因為拿不出足夠的證據無法認領,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東烏珠穆沁旗牧民阿拉哈和他的羊倌著急萬分。他們將第四軍醫大學DNA分型中心的科研人員請至家中,花費4萬元為98只羊做了次DNA鑒定。

      丟了46只羊 就在鄰居家?

      2007年3月4日上午,東烏珠穆沁旗阿拉坦額莫勒嘎查村牧民阿拉哈的羊倌八十三像往常一樣,準備打開羊圈的柵欄放牧,然而在清點數目時他卻大吃一驚,家中圈養的近千只烏珠穆沁綿羊,少了46只可能懷著孕的母羊!八十三立即將這一情況匯報給阿拉哈,隨后,一家人便開始四處尋找丟失的羊?!澳遣皇窃奂业难騿??”3月19日上午,正在放牧的八十三忽然發現,走丟的那些綿羊就混在鄰居道日吉家羊群中,由于長期放牧對自家的羊群特別熟悉,八十三再三辨認后確定,一定是事發當天下午他一時大意,羊群在吃草或回圈時發生了混群,才丟了46只羊。

      于是,八十三立即叫來阿拉哈的兒子布仁巴特爾前去認羊。但令他們意想不到的是,一開始道日吉承認羊群中混有阿拉哈家的,但八十三數到第九只羊的時候,道日吉卻忽然反悔,稱沒有確鑿的證據不能將羊牽走。鄰居的這一舉動可惹惱了阿拉哈一家,他們立即向當地派出所報警,希望民警幫助他們要回自己的羊。

      母羊生下小羊 DNA鑒定可行

      但讓當地民警撓頭的是,當他們來到道日吉家中調查情況時卻發現,辨認羊的惟一線索已中斷了。原來,為了羊長大后易于區分辨別,蒙古牧民在羊羔一出生時,就會用剪刀在它耳朵上剪一個自家特有的“花型”,這個記號被稱為耳記??蓴[在眼前的情況是,那些羊的耳記全部被重新修剪,“花型”發生了變化,道日吉并稱這些羊是自己新買的。這樣一來,單靠耳記已經不能斷定羊到底屬于誰家了。

      這個難題讓民警和阿拉哈一家陷入了困境,但旗上一位律師蔡日克的話,卻給全家人帶來了希望。昨日下午,蔡日克告訴記者,當時接到這個案子的時候,他也感到十分棘手,但了解到4月份時丟失的母羊正好生下了小羊,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可以使用DNA技術鑒別,如果能夠斷定小羊的父親們是阿拉哈家的,母羊的歸屬自然也就有了定論。

      蔡日克介紹說,烏珠穆沁綿羊的羊群里幾乎全是母羊,公羊只挑選出20只身強力壯的單獨圈養,而每年11月是羊群混群交配的時間,同時母羊的孕期在5個月左右,丟失的母羊在道日吉家待了一個多月就產下了小羊,明顯不合常理。為了給道日吉拿出一份更有力的證據,阿拉哈家毅然決定給小羊們做親子鑒定。

      為找媽媽 36只小羊餓一夜

      去年6月5日,第四軍醫大學DNA分型中心受內蒙古錫林郭勒盟中級人民法院委托,前往東烏珠穆沁旗為小羊們做親子鑒定。昨日下午,回憶起去年6月份蒙古行的經歷,該中心的王曉斌博士打趣地說:“真沒想到基因技術竟用在給羊羔找爸爸上了!”

      去年6月13日上午8時,王曉斌在法院司法技術室工作人員陪同下,跟隨阿拉哈、八十三到道日吉家認羊,由于丟羊的時間太長,最終阿拉哈他們只認出了36只自家的母羊,下面的問題就是為它們和自己生的小羊采血樣了??擅鎸θ绱舜笠幠I锨е坏难蛉簳r,王曉斌著實犯了難,羊群里有幾百只小羊羔,這36只母羊的孩子到底是誰呢?

      讓博士都撓頭的問題卻一下子被牧民解決了:在八十三的指揮下,所有這些處在哺乳期的小羊羔被關進羊圈禁止進食一天,14日一早再放出來時,小羊羔們撲向了媽媽的懷抱要吃奶,阿拉哈認出的36只母羊全部順利找到了自己的孩子!隨后,王曉斌為36只母羊和36只小羊進行了抽血采樣,又到阿拉哈家為26只種羊進行了采血,迎接他的工作將是:鑒定26只種羊中是否包含了36只羔羊的生物學父親,確認36只母羊是否為36只羔羊的生物學母親。

      花4萬元做鑒定 為心里舒坦

      6月16日,王曉斌帶著98份烏珠穆沁綿羊血樣回到了西安。7月初,科研人員在參考了國外有關羊親子鑒定的文獻后,開始采用國際通用的技術對98只羊之間的親權關系進行了鑒定。

      跟人類一樣,每一只羊的STR位點一般都有一個等位基因,這對等位基因分別遺傳于其父、母的一個基因。從25個STR位點中,科研人員選取了遺傳多態性好的8個位點進行了詳細的分析,然后將36對母羊與羊羔的DNA分型條掉與26只種羊進行一一對比。

      由于所鑒定羊群的數量極大,母羊和種羊的交配也不是一一對應,因此整個鑒定共花費了近5個月時間,12月22日DNA分型中心出具了最終的鑒定結論:36只羔羊的遺傳均有一條來自與其相對應的母親,說明這36只母羊分別是36只羔羊的生物學母親。同時,36只羔羊中可以確定其生物學父親的有34只,不能確定生物學父親的有2只。王曉斌認為,DNA鑒定的結果十分權威,出現這樣的問題可能是當時羊倌認錯了羊,但他們還會就此再做實驗分析。

      這樣的結果也讓阿拉哈一家欣喜不已,因為至少有34只母羊和羊羔是屬于自家的。阿拉哈高興地說,一只羊才300元,丟失的羊總價值不過1萬,但親子檢測就花了4萬元,“但我們牧民畢竟是走了法律渠道、運用高科技說明了一切,真讓人心里舒坦!”昨日下午6時蔡日克告訴記者,法院將擇日開庭,34只母羊有望在本月內返回主人家。 (文/王宜墨)

    [責任編輯:d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