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 正文

    包頭首家校車服務公司陷入虧損

     

    2009年的一個夜晚,包頭市土右旗發生一起小學生校車燃燒事故,燒死9個孩子,原因是一個15歲的無駕照孩子開面包車,將塑料汽油桶用管子接到發動機的進油管子上。時任包頭市市長大哭:“人民政府保護不了人民,我有罪呀!”

    2012年初,國家發布實施了新的校車管理規定。2012年2月,溫瑞峰投資成立了包頭市第一家校車服務公司——瑞錦公司,購進了10輛國家認可的宇通校車。一年來,瑞錦公司校車服務于400名左右在萬水泉中心校上學的小學生。

    “虧損啊,賠錢??!”一年過去了,溫瑞峰沒找到當老板的感覺,反倒苦水連連。

    在我國只有4家企業有校車生產許可證。對于校車內的設置,我國有一系列詳盡的規定。新規定增加了校車公司的運營成本:每輛校車必須有幼教老師跟車,必須有2位預備司機,即使學校放寒暑假,公司也得給司機照發每月4000元的工資,而且新的校車規定,除去接送學生外,校車不許挪作它用。種種新規,使校車根本無法提取車損折舊。   

    作為校車服務公司的一分子,李濤很無奈,因為校車服務公司的競爭對象,是學校門前大量沒有運營資格的面包車。相對較低的收費,吸引了一部分家長。新的規定出臺之后,面包車主們知道自己的車成了黑車,都不敢停在校門口,而是停在交叉路口。

    李濤說,和萬水泉中心校不同,沙河鎮小學1、2年級下午只上一節課,而其他年級上2節課,因此,低年級同學要在汽車上等一節課,我們校車服務公司就備上小馬扎,讓學生在汽車上寫作業,跟車的幼教老師指導孩子。而面包車,就沒有這個條件。

    由國家規定廠家生產的校車,比如宇通汽車,發動機前置,有規定的保險杠,而面包車是平頭的;新校車有適合學生進出的汽車門口臺階,有兩套GPS系統,而面包車都沒有;按照規定,校車拉載學生時時速不得超過40公里,但面包車很難監控。面包車除去交強險外,沒有其他險種,而正規的校車還有座位險等。

    對于學生和家長來講,最重要的是安全。包頭市交警支隊對于新校車相當重視,一年來,每周都有交警給校車司機講一次課。校車司機每天都要和交警簽字認定行車記錄。

    面對公司虧損,怎么辦?溫瑞峰說,國家規定中央和地方應對校車予以補貼,我對國家的政策有信心。老百姓都開得起幾十萬元的私家車,不會長時間容忍用2萬多元的面包車拉孩子!總有一天,我們會像美國人一樣,用最好的汽車做校車。

    溫瑞峰堅持自己的選擇。今年初,瑞錦公司又買了10輛宇通校車,與九原區簽訂了協議,接送沙河鎮1、2、3、5、6、8小學的學生上下學,時間從新學期開始。

     

     

    校車如何走出“入不敷出”困局?

    自《校車安全管理條例》實施以來,為保證學生安全,許多地方購買了符合國家標準的專用校車,但在運營過程中,大多遇到了“買校車太貴、養校車太難”的困局。如何走出這個尷尬困局呢? 

    有了“大鼻子”校車  家長放心了

    一陣鈴聲響起,赤峰市紅山區文鐘一小六年一班的高潔收拾好書包,聽到隨車老師點到她的名字后,上了“大鼻子”校車,坐到位置上,系好安全帶,等待老師核查人數……30分鐘左右,她安全到達西水地村五組。像高潔這樣的學生,在文鐘一小就有310人,校車每天早晚兩次接送學生,5輛校車覆蓋半徑達18公里。

    高潔坐的“大鼻子”校車與以往的校車有很大不同,因此種校車的發動機前置,遠遠看上去就像個大鼻子,所以被人們形象地稱為“大鼻子”校車,是符合國家標準的專用校車。

    校車要安全,不但車況要好,更在于校車的管理。在紅山區,校車的每個座位上都配備了安全帶,每次都不能超過固定的核準乘載人數,隨時都能用GPS監控系統定位。開校車的司機必須在3年內無交通違規記錄,車上還要有專門的隨車護送教師。

    紅山區教育局學校安全監督管理辦公室主任王志銳介紹:紅山區位于赤峰市中心城區,學校大多位于此區域內,學生上下學除家長接送外,大部分選擇坐公交車。僅有文鐘鎮、紅廟子屬城郊村,學生需校車接送。去年9月,共有9輛符合國家標準的“大鼻子”校車在小學和正規民營幼兒園運營。 

    成本上升  家長、校車公司怎么辦?

    四年一班的王譯萱家在魏家窩鋪村,距離學校約13公里。以前坐面包車時,接送一次5元錢,每月接送22次左右需要200元。如今,“黑校車”被取締,“大鼻子”校車走入文鐘鎮老百姓的視野,安全有保障的校車被當地百姓認可,但收費卻增加了不少。收的費用比以前高,學??隙⊕炅瞬簧馘X?面對家長這樣的質疑,學校決定從校車公司和家長之間淡出,讓他們面對面協商。經過幾番討論,最終魏家窩鋪村家長和校車公司以每月280元的價格達成一致。

    政府補貼  校車走出尷尬困局

    景玉校車服務有限公司是為打梁溝門寄宿制小學服務的,校車核準乘載人數為52人。“按照學生接送一次人均收5元錢計算,需接送的學生有208名,每月接送4次,1輛車的月收入僅有4000多元,減去支付給司機的工資3000元,專職護送教師的1200元,再刨除1個月3000多元油錢和車的損耗費、護理費約500元后,月倒貼近4000元。”校車公司經理郭景玉嘆了口氣。“專用校車在送完學生后,不能再拉別的客人,每次接學生放下學,有2次的空駛,但卻沒有其他的收入來彌補這個虧空!”

    如何讓校車走出“入不敷出”的尷尬困局?郭景玉感慨萬千:“買1輛校車再辦好相關手續花了24萬元,每個月還倒賠錢。幸好有政府的補貼,校車還能正常運轉。”郭景玉今年2月領到一個學期的“空駛費補貼”4.3萬元,除去正常開銷外,還余2.6萬元。 

    “再窮不能窮教育”,紅山區政府為保障學生都能安全上學,校車能正常運營,按照校車行駛的公里數給予一定補貼,每年投入60余萬元作為校車“空駛費補貼”。

    一位教育業內人士認為,政府補貼對解除校車運營困局是暫時的,但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學生安全問題。只有通過教育布局科學調整,優化學校布局,使學生能夠就近入學,才是長遠之計。

    [責任編輯:薩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