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推薦閱讀 > 正文

    向迅《與父親書》:關于父親的詩與思

    長于散文創作的作家向迅近期推出新作《與父親書》,作者積六年之功,通過六篇風格迥異的散文,打撈與父親有關的萬千細節,著力探討中國式父子關系、夫妻關系以及兄弟朋友之情,最終呈現出一位中國農民父親的坎坷命運與精神秘史。

    阿特伍德在《貓眼》中寫道:“父親們在白天都消失了;因此白天由母親統治,父親則在夜幕中登場。他們在黑暗的引領下回到了家,周身散發著真實而又無法言喻的力量,具有許多潛在的特質?!边@諸多的“潛在特質”被作家們不斷書寫,成為文學作品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文學中有著各種各樣的父親,向迅的《與父親書》則呈現了一個沉著、勇敢、熱情、善良,卻又暴躁、自私、冷酷、膽怯的父親形象。

    《與父親書》中的父親,遠離神龕與臉譜化光環,以一個隨時都可能被淹沒被遺忘的草莽和失敗者的身份。他沉著、勇敢、熱情、善良,卻又暴躁、自私、冷酷、膽怯;他早年面對困頓的生活滿含悲憤,晚年面對疾病飽嘗孤獨……作者創造出一個與眾不同的父親形象,同時又賦予這個形象普遍意義:每一個人都能在他身上窺見自己父親或父輩的身影。這既是一本獻給父親的書,也是一本獻給所有無名父輩的書。

    在這部散文作品日前的新書發布會上,向迅與著名作家、影視編劇李修文就文學作品中的父親形象、散文寫作的邊界等問題展開深入對話。

    談及《與父親書》的寫作緣起,向迅說:“我寫《與父親書》其實是為了與父親和解,因為在成長過程中的確與父親有很多沖突,有很多不理解。在童年時期對父親還是崇拜的,感覺他是世界上無所不能的英雄,到了叛逆期,覺得父親什么也不懂,就想離開他,所謂逃離父親。后來一直在外面生活,隨著自己生活閱歷的增加,對父親也有了更深層次的了解和理解,但是依然與父親溝通存在很大障礙,基本沒有跟他交心的時刻,包括他生命快要失去的時候,我想與他交流往事,把他在外面謀生,經歷的一些最極端的事情講給我聽,我想把它呈現出來,但是我都沒有勇氣與父親說想與他談一談。所以寫這本書,其實是為了走近父親,為了更理解父親,能夠跟他有一個深入的對話?!?/p>

    李修文認為,“這本書的迷人之處還在于,作者承認父親的失敗,承認父親的膽怯、驚慌、恐懼,承認父親所遭遇到的生命的阻隔與中斷,甚至他去觀察父親,父親是蜷縮著、恐懼著的,有大量這樣的細節描摹,這就是生命力。我們的生命力并不僅僅體現在所謂的樂觀當中,我們的恐懼,我們承認這種恐懼,我們沉浮于人類缺陷這樣一個事實,經由一個作家的書寫,經由這個兒子的重新發現和打撈,呈現出一個獨特的父親,一個既等同于其他的,就像他總結的那個處于廣大無名之輩當中的一員,同時又是不能被取代的父親形象?!?/p>

    “我渴望寫出一個不一樣的父親,一個與眾不同的父親,而且有小小的野心讓讀者諸君在他身上,窺見自己父親抑或父輩的影子。這當然只能是奢望。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一位不加美化和修飾的父親,如實地寫進文章里?!毕蜓柑寡?。

    作家向迅,1984年生于中國鄂西,現居南京。中國作協會員。已出版散文集《誰還能衣錦還鄉》《斯卡布羅集市》《寄居者筆記》等。曾獲林語堂散文獎、豐子愷散文獎評委獎、孫犁散文獎、冰心兒童文學獎、三毛散文獎及揚子江年度青年詩人獎等多種獎項。

    [責任編輯:孫麗榮]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