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悅讀 > 正文

    抬頭看見一朵自由的云

    安 寧

    上午忙碌的間隙,我透過窗戶抬頭看天。

    今天是一覽無余的藍,沒有云朵,沒有飛鳥,空空蕩蕩的,讓人覺得惆悵。在那深藍的底子上,鑲嵌著去年貼上的“?!弊?,也可能是前年的,已經記不太清。

    我在那幅已被時光給洗去色澤的“?!弊稚?,停留了許久。在這樣一個關閉手機、安靜做事的幸福時刻,“?!弊值谝淮握嬲剡M入我的視野。因為,當我將這個字拆開,發現或許可以這樣解釋,“?!北闶怯幸麓?,或者有祖先保佑,有一口良田可種。這是千百年來,普通百姓所滿足的幸福生活。而這種質樸的人生欲望,同樣適用于城市中,為一份普通的工作,默默勞作的人們。沒有太大的驚喜,沒有太多的悲傷,沒有起伏的波瀾,人生就是這樣,平淡地一日日度過,猶如為了一本書,我已經日復一日地在電腦前這樣坐著,敲打了近三個月,并眼看著慢慢接近終結。這平淡到近乎庸常的時刻,也是我此生想要護佑的幸福。

    而就在此刻,一場又一場的文學盛宴,正在某個書店或者大廳里舉行。我問朋友,你喜歡像有些人一樣,每天奔波于各種場合,與名人們點頭哈腰打著招呼的人嗎?朋友說,到這個年齡,早已學會如何保護自己得之不易的孤獨,怎么會喜歡喧嘩熱鬧?

    我抬頭看天,那里不知何時多了一片飄忽不定的云朵。它如此孤傲地掛在那里,或許,在我一低頭的瞬間,就從我的窗前,永遠地消失。那是一朵自由的云,我想。

    今天停了一天的電,到晚上依然沒有來。出門回來,樓道里黑乎乎的,不知誰沒有關單元門,開了一側小門,我順手將小門的插銷關上,又把另外一側也關閉了,而后高一腳低一腳地踩著昏暗的樓梯進了家門。阿媽早已做好了掛面,全家人一邊抱怨著電怎么還沒有來,一邊在黑乎乎的餐廳里,呼嚕呼嚕地喝著面條。

    沒有電,阿爾姍娜也上不了附近的幼兒園,便在家休息。但是家里也沒什么好玩的,電腦電視手機都看不了,她只能在房間里翻畫書,又跟爺爺將玩具擺了滿滿一個客廳。

    于是我問阿爾姍娜:你覺得電重要嗎?

    重要。阿爾姍娜說。

    來,閉上眼睛,試試如果你是盲人,如果世界上沒有了燈,你會不會吃飯。

    她果然閉上眼睛,但是只吃了一口,就睜開了,并對我感慨:盲人真不容易??!

    正聊著,聽見一樓老頭站在單元門外,朝我們家窗戶大喊:麻煩開開門!

    阿媽立刻放下飯碗,跑了出去?;貋砗笪覇査趺椿厥??她說樓下老頭跟鄰居租客吵架,租客一氣之下搬走了,并報復似的將鑰匙孔給堵上了,導致鑰匙打不開,摁了門鈴也開不了。

    沒有電,人總是覺得有想要沖破無邊的黑暗,卻又始終無法沖破的壓抑和憋悶,于是被這總是罵來罵去的樓下老頭,搞得更加憤懣,想他不是上樓來氣勢洶洶指責阿爾姍娜動靜大,就是罵人家修路燈的打擾了他的睡眠,現在竟然鬧到鄰居都搬走了,還留下無法關閉單元門的不安全隱患。那么這門誰來修呢,當然是老頭一家去修??墒侨绻麄儾还?,樓上的也不管,誰來管?這老舊小區,之前有新物業公司,因為一部分人不交物業費,被氣走了。如今這單元門破了,一下子不知道找誰修?

    飯后阿媽去買蠟燭,結果買回來四根近乎S型的,粘也粘不住。說是商店里好久沒有人買蠟燭了,結果經過一個夏天,蠟燭融化,變形,全成了這樣。

    我嘆口氣,看著忽閃忽閃的燭光,知道一切抱怨都沒有用,不如趁著這黑暗,睡一覺更好。于是便和阿爾姍娜上床睡覺,她負責講故事,就講黑夜里出沒的怪物吧,她好奇地看著因為自己的動作,而左右搖擺的燭光,神秘地對我說。

    或許,那個怪物,是白日那朵自由的云變幻而成的。

    我這樣想著,心里忽然就被一小簇光,給照亮了。

    [責任編輯:孫麗榮]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