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 正文

    給幸福設一道簾子

    我的家鄉是個有40多戶的小村莊。我們這一代人長大,正好趕上大量的農民工涌入城市。于是,一同長大的伙伴們便像蒲公英的種子一樣,散落到天涯海角。

    幸運的是,我跟剛子在同一所城市。我是大學畢業分配到這座城市,做了教師,工作忙碌不說,日子過得也極為清貧??蓜傋泳筒煌?,他生意做得很大,人脈也很廣。他曾經豪氣地拍著胸脯對我說:“燕姐,你在這里有什么困難,盡管找兄弟幫忙。”在一起吃過很多次飯之后,我漸漸了解到,剛子是公司的副總,在這座緊靠北京的城市里擁有兩套樓房,他和太太各開一輛寶馬。

    臨近春節放假,他喊我一起回鄉。當他開著一輛普通的捷達車來接我的時候,我著實吃了一驚,問道:“別人衣錦還鄉,你有寶馬不開,是何道理???”他哈哈大笑,不置可否。

    過年之后,兒時的伙伴聚在一起吃飯。大家都人過中年,有幾個面相特別滄桑,聽說,他們在省城干著最卑微的工作,收入也不高,孩子要上學,日子過得緊巴巴。當大家問起剛子的情況時,剛子猛地灌了一大口白酒,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唉,不容易啊,孩子要上各種補習班,房子要還貸,生意不好做,同行競爭激烈,為了混口飯吃,每天四處奔波,忙碌得像只小螞蟻……

    聽著他的這番話,我差點笑出了聲,心想:這兄弟也太能裝了吧?竟然把自己描述成落魄的窮小子,可事實上,他經常開著寶馬周末去釣魚,平時陪著客戶

    打高爾夫球,或者跟人去泡溫泉。當我正要揭穿他的謊言的時候,他咧著嘴巴沖我苦笑:“我的情況,燕姐最了解了,燕姐可以為我作證。”邊說,還沖我直眨眼睛。

    回來的路上,我不解地問他:干嘛把自己形容得那樣可憐?

    他收斂了笑容,正色道:“燕姐沒有看出來嗎?一同長大的伙伴們,有幾個日子過得凄涼,如果咱高調秀自己的幸福,無疑給他們的心理加重了負擔,倒不如咱低調一些,給幸福設一道簾子,這樣不至于給大家心理增加太重的負荷。”

    給幸福設一道簾子!我的心不禁怦然而動,被這個心細如發體恤別人的小伙子感動了。

    突然想起了同事阿春的故事。阿春的兒子去年高考,分數遠遠地超過其他同事的孩子。高考分數下來的那幾天,同事們想向她表示祝賀,可是她呢,整天躲在辦公室里,連上操時間也不出來,要知道她可是個運動迷啊。

    在多次被同事攔住問及阿春后,我忍不住責備她說:“同事們都想向你道賀,而你卻一個人躲在辦公室里。”她莞爾一笑:“我的兒子考得好,如果我出去招搖,勢必同事們都圍上來向我道喜,那些孩子考得不好的同事,他們心里一定很落寞吧?我是不想給他們增加壓力而已。”

    瞬間,我的心如荷葉間的一滴露,濡濕了。為這個蘭心慧質的女子,能如此善解人意。

    是的,給幸福設一道簾子。既是站在別人的角度,關懷體恤別人,更是一種人生智慧,低調做人,不給自己樹敵。文/張燕峰

    [責任編輯:張濤]